1. 政府引導基金“大動刀”:清理25只子基金,收回承諾出資140億!

                                      2019-09-18

                                      近日深圳市引導基金投資有限公司、深創投發布了《關于公示深圳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清理子基金及縮減規模子基金名單的通知》,正式公布了25只清理子基金以及12只縮減規模子基金名單。

                                      通知顯示,根據《深圳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管理辦法》和《深圳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管理辦法實施細則》等相關規定,按照市財政局要求,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對三種情形的子基金進行清理:

                                      1、已過會一年內未簽署基金合伙協議;2、已簽署基金合伙協議但一年內未完成工商登記或首期資金未實際到位;3、完成首期實際出資后一年內未開展投資業務。

                                      此外,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還對簽約規模小于過會規模且無后續融資進展的子基金進行縮減規模。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清理及縮減規模的清單里不乏有知名的基金管理人所(擬)發行的基金,這給眾多GP們敲響了警鐘——“該子基金做的事情,如果子基金沒做到,那就按規定處理。

                                      接下來,深圳市引導基金將建立動態清理機制,對逾期未設立運作的子基金進行及時清理并公示。

                                      全國首例!

                                      清理25只子基金,收回承諾出資140億元

                                      根據通知,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這次一共清理25只子基金,基金總規模達645.526億元,收回子基金的承諾出資金額超過140億元。

                                      (圖表來自深創投官網)

                                      引人注目的是,被清理的子基金有兩只規模達100億元,分別為:深圳厚樸高科技產業基金和深圳市高特佳睿鵬投資合伙企業。

                                      此外,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還縮減了12只子基金出資規模,其中牽涉到了眾多知名VC/PE機構。

                                      (圖表來自深創投官網)

                                      據了解,無論是國家財政部,還是深圳財政局(原財政委),其對應的管理辦法對清理未按期設立的子基金都有明確的退出規定。

                                      2015年11月12日,財政部印發《政府投資基金暫行管理辦法》財預〔2015〕210號,其中第二十條寫到——財政部門應與其他出資人在投資基金章程中約定,有下述情況之一的,政府出資可無需其他出資人同意,選擇提前退出:(一)投資基金方案確認后超過一年,未按規定程序和時間要求完成設立手續的;(二)政府出資撥付投資基金賬戶一年以上,基金未開展投資業務的;

                                      而根據深圳市財政委員會2015年12月20日印發的《深圳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管理辦法(試行)》深財預【2015】94號文,第二十七條明確提到——投資公司不干預子基金的日常運作,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按照協議約定退出子基金:

                                      (一)子基金未按合伙協議(或章程)約定投資且未能有效整改的;(二)投資公司與子基金管理機構簽訂投資或合作協議后,子基金管理機構未按規定程序完成設立手續超過一年的;(三)引導基金出資資金撥付子基金賬戶后,子基金未開展投資業務超過1年的。

                                      震撼創投行業:預計未來1-2年內可釋放千億資金

                                      這是全國政府引導基金首次公開大規模清理及縮減參投子基金規模,力度之大,堪稱震撼。

                                      截止到2019年4月底,深圳市引導基金參投超過120家子基金管理機構,認繳規模超過1200億,參投子基金規模4250億,是全國規范化、規?;芾硎痉缎孕薮蟮恼龑Щ鹬?。一位服務于政府引導基金多年的專業人士表示,深圳此次對子基金“動刀”,對整個創投行業具有強烈的示范和帶動意義。

                                      首先,對于政府引導基金主管部門來說,深圳市引導基金按財政部、及上級主管單位的相關規定全面、持續清理及縮減參投子基金規模,體現了深圳市政府相關部門按照法治化、規范化運作理念,對未按規定程序完成設立的子基金積極亮劍,有力的營造穩定公平透明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對全國各地引導基金關于參投子基金的退出管理有著直接的借鑒意義,極大的豐富了政府主管部門對政府引導基金的管理手段和方式。

                                      其次,對于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來說,本次深圳市引導基金市全面清理收回子基金的承諾出資金額超過140億,顯著減低財政資金的沉淀,這筆資金能再次發揮財政資金的放大作用,進一步引導全球乃至全國優秀的基金管理人帶動社會資本投向創新創業、新興產業發展等領域。

                                      最后,對于整個創投行業來說,深圳市引導基金此舉帶動全國各地政府引導基金持續清理并收回前期承諾但未按規定設立子基金所沉默的財政資金,預計未來1-2年內可為整個創投行業帶來千億規模的資金釋放,有效的緩解當前創投行業募資難、資金面緊張的局面,為實體經濟注入新的流動性有著積極意義。

                                      募資難,GP還是要靠自己

                                      政府引導基金“粗放式”時代一去不復返

                                      備受VC/PE圈關注的是,此次清理及縮減規模的清單里不乏有知名的基金管理人所(擬)發行的基金?!皼]辦法,今年社會化資本比較難募,即便是一些知名的機構也面臨著不同程度的募資困難?!币晃徊辉妇呙娜嗣駧呕餓R負責人感嘆。

                                      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19上半年中國股權投資市場募資總額約5730億,同比下降19.4%,募資形勢仍然不容樂觀。

                                      募資不易,LP也幫忙想辦法。今年4月,在2019年創業投資春季論壇暨創投公會會員大會上,深創投董事長倪澤望曾透露,深創投受托管理的政府引導基金的90%資金,都用來出資給創投機構成立子基金,而每個子基金的出資比例最高可達25%,其余的75%的資金需要創投機構自行募集。

                                      但是,創投機構在向深創投申請了政府引導基金之后,到去年年底還有20%多的子基金成立不了,原因是自己募不到剩下的75%資金,“如果在一定期限社會募資不成功,子基金申請資格會失效?!?/p>

                                      為此,深創投決定成立一只100億母基金,對這些創投機構進行適度出資,推動政府引導基金的子基金及時成立。當時倪澤望介紹,該母基金屬于申請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的創投機構的配套基金。

                                      當然,解決募資難,GP更多還是要靠自己。此次大清理,也給了GP們敲響警鐘:政府引導基金過去“粗放式”的時代一去不復返,該子基金做的事情,如果子基金沒做到,那就按規定處理。

                                      投資界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7M原来视频